您当前所在位置:网站首页 >> 左撇子小孩 >> 左撇子生活 >> 我的左撇子小史 >> 阅读
我的左撇子小史
2016-11-03 13:19:15 来源:北京故事 作者:尹世昌
内容提要:我是个左撇子,而且是个80多年的老左撇子。在老师的严厉调教下,我不得不强迫改用右手,正是我这个左撇子,成就了我和老伴的姻缘

我是个左撇子,而且是个80多年的老左撇子。

周岁时,家里的老人、大人欣喜地看着我“抓周儿”。桌上放着纸、墨、笔、砚、书本、雪花膏、算盘等,我的小眼睛看不过来了,似乎没多想就直奔算盘而去,用左手胡乱摆弄,后来我真的从事了一段财务工作。再后来,咬手指、吃东西、拿玩具等等都用的是左手,家人多次纠正也扳不过来。是我母亲疼爱地说了一句既无奈而又至关紧要的话:随他去吧。自此,我真的成了一个自由自在的“左撇子”。如果说是受遗传基因的影响,可是我父母、祖父母都是右手,我的弟弟、妹妹和我的儿女也是右手。不过,有意思的是,我的大孙女却是个左撇子。

上学以后,写字做功课,在老师的严厉调教下,我不得不强迫改用右手,从此,开启了左、右手都能用的格局。除写字以外,如珠算课在课堂上学用右手,回到家里练习时不自觉地又用起了左手(与右手打出的数字相反)。后来我在做会计工作时,可以双手打算盘,令同行们惊叹不已。

学校的“手工”课上,用马粪纸做的动物玩具、用小刀将粉笔雕刻成小饰品、用针线缝布袋等皆是我左撇子的功劳。做出来的手工并不比用右手的人差,有的习作还参加了学校优秀作业展。如果以此认定左撇子聪慧、能干,也不尽然。比如上国语课,老师要求背诵课文,有的同学不费吹灰之力可以倒背如流。而我默背了多时也达不到要求,所以最怕老师叫我。有一次偏偏点了我的名,战战兢兢地背了一半就卡壳了,老师给了提示还是背不下来,只得再复习。第二天紧张的我仍然没通过,老师拿着教鞭朝我走来,我下意识地将俩手背过去。

“把手伸出来”老师面无表情。

我胆怯地伸出右手。

“换那只手”老师用教鞭将右手按下。

我还是伸出右手。

“知道吗?老师从来不打学生右手!”

“我、我、我是左撇子……”同学们哄堂大笑,“左撇子”竟然使我躲过一劫。

在过去的几十年工作、学习、生活中,我的左撇子无不是在坚持中变换,在变换中坚持,这里有快乐和烦恼,也有舒适和无奈。比如与人相见,握手、打招呼,出于礼貌,强迫自己用右手,挥手告别或说“拜拜”时,用哪只手也无妨。两手鼓掌时左手击右手,重要的是真情表达。饭桌上举杯祝贺尤其在碰杯时,多是左手,但拿起筷子进食自然离不开左手,围着圆桌入座为了不使筷子“打架”,我常常主动坐在下手(即服务员上菜的位置),算是与右手无争,却又保持了左撇子个性。

从事群众文化工作多年的我,经常下基层开展辅导活动,自行车是当年唯一的代步工具。一般人骑车都是双手扶车把,左脚蹬右腿跨上。而我这个左撇子与之相反——右上右下,弄得大家十分好奇,从未见过这么骑车的。我的骑车技术还不错,与同伴一起骑车下乡开展文化活动时,由于我和大家上下车方向相左,凡结伴同行时我必在他们的右侧以避免下车时相撞。有一次夜晚骑在回来的乡间小路上,我的右边是一条干水沟,不想前轱辘被一块石头颠起,一下子把我从车